杀手没有感情 ,但是有很多作业☹️

你好!谢谢你来看我噢😜

我是什么cp都爱磕,文画都不通但是热爱凑热闹的作业
本命cp是团孟
坑品真滴差,爬墙真滴快

很高兴认识你😆😆

绵长(一)

写在前面:前几天的脑洞flagOTZ   本来以为是个小短篇,好像上手以后就变长了(?其实还是很短啊)
第一次尝试同人文,请大家多多担待OTZ
********

      楚留香踏入白玉山的那一刻,便知道苏蓉蓉果然没有诳他。此山远看郁郁峥嵘,令人舒心,却倒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翻身落于山中时,连他这个不事仙道的俗世中人,都能感受到源源的灵气在周身充盈着,使人不自觉地心生亲切,放松心神。“难怪那玉灵芝会长在此处,回去倒要好好谢谢蓉蓉交给我这样一个美差了。”
        “哎你干啥呢!松手!”楚留香刚要摘那白玉一般的肥嫩灵芝,就听得一声怒喝。楚留香心下一惊,当即施展身法翻上树去,机警如他,竟完全察觉不到来人,可见是怎样一个高手!然而当楚留香看清树下那个吹鼻子瞪眼的少年,更是惊讶不已,只因这少年实在是俊美得不似人间男子。一双眉眼生得极清秀灵动,稍稍吊起的眼角像是勾着人的心。玉面红唇,身姿颀长,特别是那一双白净修长的手,几乎叫人移不开眼。这少年虽只一身短打,却高贵非常,似乎是散着仙气。
        见着少年郎虽对自己怒目而视,却不像要动手的样子,楚留香又跳下来,向他微微拱手:“敢问小兄弟尊姓大名?”
        那人愣了一愣。起初见这人盯着自己的宝贝灵芝,自己一叫竟飞身上树,气度不凡,但靠近了又感觉不到仙气,白玉汤知道自己误将他当作同行。因为好友无姬山神总是给他讲人类的险恶,他便极少接触进山的人,现在已十分后悔自己贸然冲出来叫住人家了,只好尴尬回道:“那什么,我,我叫白玉汤”言语里似乎还有几分不好意思。还未及楚留香回话,他又学着样也拱了拱手,补充道:“我好久没跟人说话了,礼数啥的也不周,你担待着点啊。”
        楚留香听得他的名字与山名这样有缘,又见他笨拙的动作,忍不住调侃道:“这世俗规矩不学也罢,倒免得污了白小山神的仙格。”
        “哎呀妈呀,你你你咋知道的我是山神呐?”白玉汤大骇,心说小姬这倒霉孩子,还教自己跟人类有样学样才不会被识破真身,这咋不管用啊?
        楚留香也大骇,并非他轻信这个小少年的一句话,只是凭他阅人的经验,一早就觉得白玉汤不像是凡人能生出的样子。想来那些志怪传说倒也不全是虚言,这世上真有吸收天地精华而修成的神仙精怪 能让他楚留香碰上,倒也是一桩幸事了。可是楚留香此刻并不知道,为着这庄幸事,日后他竟心甘情愿将自己的一辈子都交付一份羁绊之中。此时他只觉得有趣,轻轻作了个揖:“在下有眼不识泰山,怠慢山神了。敢情山神割爱,将这株玉灵芝赏给在下。”
        白小山神摆手道:“啥泰山呀,我就一白玉山。你别捧我,捧我我也不给你这灵芝,我守了好几十年才长成这么一支,你拿走了我吃啥啊?”
        楚留香早想着大约仙啊精啊的都有着不食人间烟火的傲气,也常不将凡人放在心上,一条人命怕是根本无法与口腹之欲相提并论。但是楚留香还是硬着头皮道:“山神有所不知,我一位挚友现在危在旦夕,正等着一棵玉灵芝入药保命。救人一命也算积一笔功德,还请山神成全。”
        白玉汤是山魂水魄凝成的神,与那些精怪修行得道,成仙后掌管母山的山神不一样,本是不在意功德积累的。但大概一是因为他对于一个人类能有仙一般的气度而感到敬佩,一是不论多少年过去,他总看不得生离死别的场面,于是就点了点头,捻起玉灵芝的根一提,抛给对方:“那好吧,回头要是给治好了,别忘了烧点香火跟我还个愿啊!”
        楚留香看着手中的灵芝叹道,这山神竟如此通人情,重生命,这般纯洁向善,只怕是在神仙中也少有的吧。登时更是有几分喜欢这个可爱的小山神,又作了一揖:“山神救命之恩,在下改日定当登门拜谢!”
    白玉汤一听他说改日还来,又是怕,又有点开心:“真的啊?那,那成,下次可不能空手来啊!”
        楚留香哈哈一笑:“自然自然!挚友性命攸关,在下请先走一步了。”
        白玉汤应道:“嗯呐,快去吧!”等楚留香已踮着足尖跃出丈余,他才想起来问一句:“哎我还没问你叫啥名呐!”
      好在楚留香耳力极佳,内力传音道:“在下楚留香,仙山再会!”
        余音惊起一片雀鸟,又消散于雾气之中。

评论(1)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