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不完作业

【还是激情乱写

OOC预警X3

虽然任职报到第一天就把两人吓得够呛,但事实上禅达还是和真正的治外行星不一样,几天下来,孟烦了差不多摸清楚了,禅达充其量就算是个边陲小星,科技不发达,市民挺无聊,治安一般般,小偷小摸不少,杀人放火走私贩毒基本遇不上,整个小行星最不干净的就是那条让孟烦了和阿译这两天一秒钟都不愿回想的妖魔鬼怪街。

而他们的局子也和禅达差不多,一天叠着一天都是泡在报告和电脑里过去的,同事不多,大部分人还算不错,他们还有一条叫黑豹的警犬,意外地和孟烦了还挺亲;整个局里最不好相处的就是那个拽的二万五八的李局长。

今天周六,新来的得值班这没话说。此时孟烦了正把两条小细腿架在桌子上玩手机,阿译在旁边的桌子上愁眉苦脸地敲电脑。

“烦啦,哎呀你又在玩那个破游戏啊,你干点正事呀,这报告这么多我一个人怎么打的完啦。”阿译一瞥孟烦了的手机,果不其然他又在玩飞船拆装的游戏。

“嘶,怎么说话的呢,你才破报告呢,我刚刚不溜狗肉去了吗。”孟烦了别的不上心,就好飞船这一口,光是拆装游戏就下了十多个装在手机里,见天儿地换着玩。不过就算他再喜欢,一连摆弄了大半天也觉得没意思了。

孟烦了放下手机,转脸去看阿译,阿译整个人蜷在电脑面前,一摞报告遮住了他大半张脸,只听见声音断断续续地传出来:“哎哟这个键盘也太老了吧,按下去都没反应了哇……”

孟烦了嘁了一声:“何止是电脑哇,您抬眼瞧一瞧,咱们局里有哪一样东西不老?哎,还真不是说年限的事儿,这简直就是年代的事儿,整个一古董行星哇这就是。”

阿译停下手里的活,长长地叹了口气:“唉,也不能这么说啦,其实,咱们还能待在这里都算幸运的啦。”

“怎么着,合该家破不够非要凑上人亡您才觉得正常是吗?”孟烦了提高了声调。

“唉我哪里是那个意思啦?你不要冲我发火好不啦,我就,你这个人,我……”阿译脸都急红了。

孟烦了撇撇嘴,扯了一张复印纸团吧团吧往狗肉的笼子里丢过去,然后从阿译的桌上拿了些报告书,也开始敲电脑。

两个用惯了的全息触屏键盘的人对着台式电脑小石子般的按键敲敲打打,打字声机械地填充着空荡的警察局和两个年轻人之间的轻车熟路的尴尬。

孟烦了没一会儿就开始走神,他听到了几声早夏的蝉鸣,他向窗户外边看去。午后的阳光也白的有些刺眼,这几天没下雨,窗台上的小盆栽有点落了灰,看得人躁躁的,于是他干脆抄起他的小水壶骑着滚轮的椅子滑过去,挨个儿泚溜一遍。

“你不要折腾人家多肉啦。”阿译闷闷地说。

“嘿!”孟烦了又滑回去,照着阿译喷了两下,“写你的报告去。”

晚饭过后,孟烦了拉着兴致冲冲要对着阿译来两口的黑豹,把它拖出了门,阿译不敢出来,孟烦了只好站在外面吼:“昨天遛弯的时候看到一家小修船厂,老板人挺好,我今天可能去久一点,一会儿要是有什么事儿,哪怕就是老太太过来唠嗑你也给我打个电话,别一个人瞎搞,听见没?”

狗肉嗷嗷地重复:“听见没?”

“好好好。你快走啦!”阿译颤着声儿把孟烦了赶走。心里恨恨这条出了笼子就变成狼的假狗。

 

这个修船厂不仅小,而且老,从老板到零配件没有一样不是上了年纪的,不过郝老爷子好说话,也不介意孟烦了东看西碰的。

孟烦了东捡西凑了一堆边角料,拿个工具箱捣鼓捣鼓,十多分钟整出一架萤火虫*的小船模来。

“哎呀,看不出来你这娃还有两手呀!”

“乱做的我都是,就一个壳子。”孟烦了挠头。

郝老爷子端起来看:“蛮好蛮好,哎,我这里有个小伙子,也喜欢捣鼓飞船,不过他不常来,下次你俩可以认识认识。”

“哟,那可难得,改天碰上了一定一块吃个饭。”孟烦了撑着腿站起身,“老爷子,那我先回去啦,还赶着上班呢,我萤火虫先放这里,过两天再修一下啊。”

“嗯嗯。”郝老爷子嘬着烟点头。

“狗肉,走啦!”孟烦了一嗓子,警犬就从不知道哪儿的角落里飞射出来,摇着尾巴颠颠地跟在后边。

孟烦了前脚走,后脚又进来一个人。

“老爷子,你上次说的冷却管我给你找来了,你看看还有什么缺的要修的,我今天还挺闲的。”

“别的倒没有,就是,哎,那个螺旋桨的图再帮我改一下。”

郝老爷子看着他利索地把几个星期前用过的图纸抽出来铺在桌上,尺子和笔轮着叼在嘴里,闲闲地嘬了一口烟:“哎呀我看看今天吹得什么风,我这里刚刚才走了一个小伙子,也好这口,你要不要认识一下?他挺懂行的。”

龙文章把桌上的小萤火虫挪开:“新来的啊,咱这儿倒是新来了两个小条子。”

郝老爷子点头:“对对对,就是他。”

龙文章就笑:“那人家能不懂吗,中央行星下来的,你当都跟咱们这儿一样把飞船看作什么稀罕东西啊?人家从小玩到大的。”

“喔,”老爷子掸了掸烟灰,“那不正好,你不也是那个中央星过来的?”

“我不是啊,”龙文章白了老爷子一眼,“我哪儿是,我是咱禅达土生土长的人儿。”

“哎说真的,你要不要跟人家熟一下,好歹也是干那行的,多认识几个人总没错嘛。”

“省了省了,打过照面了,人不定怎么嫌弃咱呢。”龙文章用笔敲了敲小萤火虫的头,嘟囔着,“而且还是个不长记性的小仔儿,跟头没摔够吗,还敢碰飞船。”



*由于我完全没有飞船知识,这里直接照办了电视剧《萤火虫》的设定,萤火虫是一种小型运输飞船噢

硬是想不出一个完整的故事

但是上课的时候就突然很想写

对不住我实在太没节操了OTZ

评论(8)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