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没有感情 ,但是有很多作业☹️

你好!谢谢你来看我噢😜

我是什么cp都爱磕,文画都不通但是热爱凑热闹的作业
本命cp是团孟
坑品真滴差,爬墙真滴快

很高兴认识你😆😆

绵长(四)


(四)
        “小女子李红袖,敢请白玉山神相助!”掩不住的哭腔使少女的疾呼分外凄怆,层层叠叠在山间回荡。
        白玉汤日常在山头盼着楚留香,正在出神,冷不防听见回声,只觉红袖二字十分耳熟……妈呀!这不是楚留香给他说的船上三祖宗之一吗!不明所以的白玉汤莫名地心惊了一下,暗暗净了番心,飞掠下山顶去叫住红袖:“红袖姑娘,久闻芳名,姑娘难得来一趟我白……”
        话未说完,就听的红袖又惊又喜道:“请您救救楚留香吧!”话一出口李红袖就暗骂自己坏事,她与这个山神并不相识,怎么就敢抢了人家的话?复又行大礼道:“山神恕罪,小女子不懂事。此番前来敢望神君能出手相助,救回楚留香一命!”
        白玉汤只听得前一句,之前的净心咒就碎了个干净:“怎么,怎么回事儿,你说明白!”
        李红袖此时急得冒火,都恨不得把白玉汤直接抓回去,却只能按下心性给他解释:“香帅前些月受朋友之托去了苗疆一趟,与蛊主大战了一场,回来还好好的,可是第二天就开始发高热,之后更是……蓉蓉姐说这是蛊毒,她解不了,中原神医难找不说,救得了救不了还二话,走投无路之下,只能求神君出手相助,若是神君真与香帅相遇有缘,还请您帮他一回……”

        其实李红袖并不知道他们究竟有没有交集,只是当时苏蓉蓉在为楚留香擦身时,从他内衫贴心口的小袋里掉出一只苗饰银鱼,鱼尾嵌着三片小银叶,刻着白玉汤三个字,和楚留香的字迹甚是相像,只怕是用内力催着圭笔直接写上去的。
        “啊,珍珠翡翠白玉汤!”李红袖不禁脱口而出,忙拉着苏蓉蓉说:“江湖道士中传闻北方有一处灵脉,当中就有一座上品白玉山,其主修为无量,蓉蓉姐,与其去找那些不知道隐居在什么鬼地方的神医,还不如去白玉山中赌一把!”
        “神鬼之说,是最无望的时候才搬出来的几句安慰,你也当真。”蓉蓉惨然笑道。
        “反正这样下去,也,也没有用了,左不过我去一趟,”一眼瞥见宋甜儿泛着光的眼睛,便对她说,“甜儿留在这照顾,你前脚才急火攻心还没好全,再说那神君又不是人多就能请来。”宋甜儿也竟乖乖听了话。李红袖当即就乘了快船一路向北赶。

        白玉汤知道这是自己的劫了,只是没想到这样的快。
        白玉汤在百十岁的时候,和所有的小孩子一样好奇过死亡的样子,他不知道自己是会寿终正寝变成一座老掉渣的山被风一点点把骨肉刮平,还是会早夭地在一次渡劫里被天雷震得魂飞魄散,不管是哪一种,在年幼的他的眼里都显得分为恐怖;即使过了几千年,心智坚固了,死亡对他来说还是一种痛苦的幻想。他从没有出过山,也没有认真动用过修为神力,他对于要救楚留香,除了知道点头以外,唯一能确定的事情就是自己可能渡不过去这一劫。可是他现在乱晕晕的脑子里,恐惧和迷茫一同搅动着,这一锅糊最后只煮出来一句话,渡不过去就算了吧。
        纷繁的念头再多也不过一闪而过,白玉汤只是深深望了主山一眼,便拉起李红袖御风疾行。在出白玉山的那一刻,白玉汤紧紧地握着拳头,甚至忍不住闭上了眼睛——旋起的柔风抚面散去,群山长长一声叹息。
        “终究是没有拦我。”白玉汤鼻头微酸。可纵然主山甘心放了他去,神魄受损却是免不了的,一出白玉山,他只觉得从水里被捞起来一样的沉重,元神竟也开始松动,白玉汤管不了那么多,强压一口心头血掐了个诀,用灵气护身勉强支撑,只是这灵气也不断被消磨抽散。

        见到楚留香时,白玉汤直为他心疼地抽了口气。数月前还在游戏人间的那个丰神俊朗的少年,现在几乎像是将一具骷髅陈放在铺上一样,一只枯柴般的手被苏蓉蓉握在手里,更是说不出的诡谲。
        苏蓉蓉转过眼,见了来人的仙家气派,又看着红袖眼里带光,便起身向他大拜:“多谢神君救命之恩!”
        白玉汤急得不行,忙把人捞起来:“姑娘不用整这些虚的,快给我说说情况。”
        苏蓉蓉揭开楚留香的内杉,只见心口一片乌黑竟似阴云翻涌,通过一根已经是青黑的脉络,连着手臂上一个早已结疤的细小伤口。白玉汤将一缕神识探入,只觉像进了泥沼一般混沌不堪。
        “不想天地造化,也能被驱使成这种样子。”白玉汤叹口气。他作为一个山神,域内的生灵皆归他掌管,还是第一次看到人类中也有专精草木鸟虫的,走的还都是如此狠辣的路子。
        白玉汤将三位姑娘请出去之后,便琢磨起来。替人解病他还没做过,尤其是这样棘手的病,最好的办法应该是先探得这种蛊毒的配方,再一一针对作解,只不过……“呃!”护身灵气已经稀薄得像一层纸壳,而离开了自家山的白玉汤,此刻清晰地感受到自己正如离开了土地的植株一样枯萎下去,又像有什么东西要将他的内元抽离一样。
        没时间了,他和楚留香都没时间了。白玉汤干脆撤回护身,一并贯入掌心,将醇厚的灵力推进楚留香的身体里为他清洗经脉。越往心口推就越艰难,仿佛灵力被千万只邪虫啃咬吞噬,白玉汤提着一口气,将护住元神的那一份也调了过来。元神一旦空出,立马就被撕扯挫化,疼得他几乎不能呼吸……

        白玉汤一走,白玉山就撑不住了,轰轰隆隆地吼着痛苦不堪的山鸣,震得汤泽泛着扭曲的波纹。隔壁的小姬一听这架势,惊得连忙跑过来想看看他的小祖宗又在搞什么鬼。到了一看,白玉山已尽失生气,灰死的土块直直往下坠,竟是要崩山的预兆。“白玉汤!你这个猪脑子!”急忙先罩住山身,姬无命寻着白玉汤的灵气就追了出去。

        这边,白玉汤已经将楚留香的心脉都清理干净了,末了还不放心,破开左手无名指,泄了三滴心头精血在楚留香的胸口:“你这倒霉孩子,再天天没轻没重地折腾,我怕是捞不回你了,只盼能保你三次命吧。” 如此一番,他连身形都开始消散了,却还是直直地盯着楚留香舍不得移开眼。凭他现在这样,还没等到白玉山就要变成一缕烟了,还是留在这里最后多看看楚留香划算。
  
     
         “白!玉!汤!”姬无命一路紧赶,此时是蓬头散发,加上一张冒着黑气的脸,吓得舱外三个小姑娘看他破舱而入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反应。
        “呀,这不小姬吗?”白玉汤讪笑到,心里却是松了一口大气,知道自己捡回一条命,他的嘴皮子功夫也回来了,“你悠着点嚎,别把我剩的一点宝贝元神给吓没了。”
        “ 你你你,你这个……”
        “猪脑子猪脑子得了吧大哥,先搭把手吧我这都要灭元了。”
         “……给我收小点,回头路上一刮风你就没了。”
        “成成成!”白玉汤直接缩回丁点大的元神,“无姬神君救命之恩小子没齿难忘,嘿嘿。”
        姬无命没理他,揪着他往心口一塞就往回赶。

         这一趟生死线一过,白玉汤累得不行,正一边偷着乐一边修息呢,给小姬一把拎出来:“你自己瞧瞧吧!”他郁郁葱嵘的群山和泠泠作响的汤泽现在已然是一个人间地狱了。
        “不是,这,这咋整的?”
        “还不是你整的,我问你,那个楚留香的心被挖出来会怎么样?你倒好,还自己动手剜心了,主山也不拦着你,一座整的就没个明白主意!你当你自己受点苦就算挨过去了?你可长点心吧!”
        “……你等会儿,我缓缓。”

         夜里,白玉汤举着酒罐子望着白玉主峰:“唉,你也太抬举我了,山魂水魄,万年清修,一朝即可列仙班,这要是小姬,乐不死那小子;可惜了,可惜了,我这才几千年就坐不住了,拖累你们难成蓬莱方丈那样的大气候就算了,现在还兜不住地掉渣呢,哈哈哈哈……唉,罢了,是我对不住你们,千年的化元化出我这么个败家玩意儿来,这神格放我身上也没啥用,白白害了你啦。”
        仰头将酒一饮而尽:“封山!还元!”
        元神生生从白玉汤身上脱出,几近剥去他一层皮肉,继而散散覆在整座山脉上,山泽慢慢恢复过来,只是生息中再不带灵气。
        白玉汤从地上慢慢爬起来,身重千钧,抖了抖袖子,摇摇晃晃下了山。一脚已迈了出去,却又忍不住回头看。和从前一样,大半夜的,明月也照不清他暗暗的山林,什么都看不清楚。“只当承你的情,借了这最后几十年的时间,我一定不辜负这条小命。你以后若还能化元,只管照着小姬那样的化,莫再伤了自己。”说罢,他将最后一步也迈出去了。

        几月后,楚留香再来寻白玉汤,却连白玉山都进不去了。
        小姬守着白玉山,睨了那个白衣身影一眼,喃喃道:“早不知道窜到哪里去了。”

        几年后,各处酒肆里都流传这盗圣白玉汤的传言。“真是有趣……”楚留香摇着扇子,却掩不住颤了音。
        “嗯,算得他混了个样子出来。”小姬晾着一筐果干,又叹又笑。

        “唉你干啥呢,松手!”白玉汤还不知道谁这么大胆敢跟他抢九龙杯。
        那人拱了拱手:“在下楚留香,敢问小兄弟尊姓大名?”

(完)

总算瞎写完结+强行he (我有罪(T▽T)
感谢看文的小天使们OTZ

日常表白楚白❤和圈内的太太们❤

评论(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