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不完作业

【没有大纲的瞎练笔

OOC预警X3

终于把猪蹄伸向了团孟

黑酒吧老板X纯情小警官

一 

这是孟烦了第一次到红灯区来,整一条巷子都闪着五颜六色的劣质霓虹灯,刺眼地令人有些反胃。

新上任的小孟警官和他同期的青梅竹马阿译站在街口,苦着脸相顾无言。

三个小时前,他们刚刚从历程两天的星际飞船上下来,四只脚在禅达行星还没站稳,两个人就吐了个爽快。前来接人的警官瘪瘪嘴,努力地克制他对于来自中央行星的弱鸡半带着嫉妒的嫌恶,把两人扔上警车。

局长摊在办公桌后边,老大不耐烦地看着两人的调令,头上的电扇一转一转地,三两圈里就刮出一声惨绝人寰的生锈的尖叫。

“中央行星第一警校来的,高材生啊。”

孟烦了轻轻翻了个白眼,哟喂,好一副九转十八弯的拿腔捏调。

“哎哟,您太高看我们了啦,我们不是……呃,那个……我们从现在就是守卫禅达的一名护卫!”阿译站的笔直,别扭地半带讨好宣誓着。

“思想水平真高哈,啧,这样吧,两位刚来,今天就不安排什么工作,你们先巡个街熟悉一下吧。”

于是现在他们就站在这条红灯街口,好一出下马威。

孟烦了按着阿译的脖子咬耳朵:“一会儿咱们进去了,您把腰杆子挺直喽,把嘴闭紧,听懂了吗?”

阿译狂乱地点头,整张脸皱的有些夸张。

头两家就摆在街口,到底不敢太招摇,对他们还算客气。孟烦了是心知肚明,谁不知道他俩就是两只新来的鸡仔,因此做足了一副不好惹的态势,但是身边的阿译简直是满脸的感恩戴德,令孟烦了也有些沉不住气。

越到街里边,情势越逼人,阿译两股战战几欲先走。孟烦了心说要是再带着这倒霉玩意儿,今晚他们就别想囫囵个儿地从这条街出来。于是他只好叫阿译站在门口等他,别乱跑也别乱看别人,然后一个人进去,也不敢乱走,就板着脸检查一下营业执照和环境评测表,压低嗓子说是上头派来检查的。

到了,总算给他们捱到最后一家店,还是家钙吧。

“南天门”三个大字歪歪斜斜地刮在招牌上,尽管门是关着的,但是孟烦了仍然听到里边的噪音争先恐后地漏出来,震得他头疼。

哟喂,怎么不干脆叫新世界大门呢?

“烦啦,我们回去吧,这家店一看就不好搞的哇。”

“你大爷你能别丢您帽徽的脸吗?用你的六斤半想想,今天不把整条街的执照给盖上戳,明天有好日子过吗?你还是站门口,别乱看别人的眼睛,记住了!”

阿译感动又悲戚地看着他,仿佛在目送烈士一样。孟凡了剜了他一眼,咬着牙推开了门。

店里暗暗的,电音喇叭不要命似的响着,看不清也听不清。一会儿从里边闪出一个彪形大汉,光着膀子,肩膀上还纹着个龙纹身,叼着烟走上前来:“哟,哥们怎么着这是?”

“例行检查。”

“八百年一遭啊!”汉子插着手没动窝。

“上头派来初审的,”孟凡了做出个暗示的眼神,“也不干什么,就是查一下营业执照和环境监测表。”

“吹吧你就,我就不信你们那个李乌拉有这个胆子。”

“哟喂,咱们李局也不情愿不是,可总有上级时不常抽个风要表现一下,咱们李局不得跟着表现一下?不过说到底就是走个过场,您也别拂了咱们面子呗?”孟烦了皮笑肉不笑地鬼扯,心跳得飞快。

面前的人犹豫地看了他一眼,回头嚎了一句:“龙文章!”

接着又从里边闪出来一个人,打扮得人模狗样的,腆着笑脸迎出来:“怎么啦怎么啦?”

“例行检查。”

“迷龙你还愣着干嘛?咱们又不是证件不齐全,您说是吧,呃,”这个叫龙文章的人看起来十分好说话,扫了一眼胸牌,谄媚地接道,“孟警官?”

迷龙挠着头往里走,龙文章又抬眼扫了一眼店门,笑道:“两位要不要进来歇歇脚?”

孟烦了往旁边一步遮住了龙文章向门口的打量,生硬地说:“不用了。”

开玩笑,阿译那一副小白脸的公子像哪里能让龙文章看到,一个吃肉不吐骨头的钙吧老板,孟烦了在心里唾弃着。

龙文章于是将打量的目光放在孟烦了身上,玩味地点点头:“那好吧。”

总算盖完最后一个戳,孟烦了揪着阿译的袖子脚踏正步飞一般地走回车里,心有余悸地结束了他们的第一次巡街任务。

 

“干哈呢你,盯着门看看看,看出花来没有?”凌晨三四点的时候迷龙准备收拾东西回家,转头一看被龙文章吓一跳。

“没啥,咱这门挺好看的,腰板笔直盘靓条顺的。”龙文章赞叹道。

“神经病吧你就。”迷龙骂骂咧咧地推开门走了。

龙文章陷进沙发里,没有开音响的店安静得有些吓人。良久,一声叹息从看不清轮廓的沙发里边传出来。


【可能没有后文

有没有天使太太愿意收养这个梗OTZ

我好想看可是我写不出来OTZ

评论(9)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