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没有感情 ,但是有很多作业☹️

你好!谢谢你来看我噢😜

我是什么cp都爱磕,文画都不通但是热爱凑热闹的作业
本命cp是团孟
坑品真滴差,爬墙真滴快

很高兴认识你😆😆

【岳芦】
特别不成熟练笔的小段子

可能没有售后OTZ

岳胜特别好的人 但是他要被我拿来练笔 真可怜OTZ

ballball太太们带岳胜玩吧T-T

(一)

岳胜专心地擦着车

黑漆漆的车皮被他擦得锃亮

他看着车窗上映着的自己模糊的脸

快了,他鼓励自己,今天芦淼的弟弟一定会来的

可是今天的芦焱也还在很远的地方讨饭

 

岳胜一边擦车,一边想象芦焱的样子

应该是和芦淼差不多吧

高高大大,从容沉稳,信仰坚定

然后他就看见一个瘦瘦弱弱的小乞丐

上蹿下跳地从自己跟前跑过

后边跟着一群咋咋呼呼的保安

 

第二天,他知道了那个小乞丐就是芦焱

岳胜那纯洁的少男之心有点破碎

他看着芦老爷和小夫人把小乞丐抬回家

小乞丐软软地缩在担架上,委屈地嘟囔着:“爸爸……”

就像一条小鲤鱼吐了个轻巧的泡泡

岳胜的少男之心一下子好全了

甚至还泛滥出一点光辉的母爱来

 

岳胜总算能开展他的观察保护对象活动了

他屏气凝神,支棱着耳朵听着大房子里的动静

然后他发现芦焱和他爸爸的争吵声从每一扇窗子大喇喇地透出来

岳胜苦苦思索了一会儿,干巴巴地总结道:

中气十足,生命力旺盛……蛮,蛮好哩?

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岳胜现在有点激动

他待机了几个月,今天他第一次送芦焱上班

四舍五入这就是护送目标人物行动啊

他假装不经意地瞥了眼后座

发现芦焱正把头探出窗子傻乐

哎呀!岳胜几乎要叫出声,保密意识不强就算了,保命意识也不强啊!

可是他看着芦焱弯弯的嘴角,还是没出声

不会让他有危险的,我能把子弹全都挡住,岳胜捂着小心脏想

 

这几天芦焱整天早出晚归,没精打采的样子

而且听门栓说,芦焱最近总被人提着颈子捉弄

真惨呀,门栓咧着嘴由衷地感叹

岳胜看着有些着急,他太明白干耗是什么滋味了

可是这种清闲虽然蚀骨削肉,总归不会真正要命的

等到大家都开始干正事儿了,

他是什么都不怕,可是芦焱能挺过去吗?

他问过门栓,门栓拍拍他说没事儿

他说,岳胜,你都想象不了他有多坚强

 

后来岳胜和门栓盘算了一下,打算把芦焱正式接纳进来

于是他们一起把又双叒叕被欺负了的芦焱从一个大箱子里拎出来

“门栓?是你吗?”芦焱小心地问着,眼泪直落落地滚出来

岳胜要心疼死了,可能还有点嫉妒

不过但凡芦焱软下来了,其后必得变本加厉地把这点面子讨回来

就像现在门栓被芦焱揪着打一样

深谙此道的岳胜幸灾乐祸地旁观着

 

(二) 

芦焱没想到门栓还能活着,也没想到自己不争气地掉眼泪了

他们简单交换了一下情报

怪不得,芦焱就觉得岳胜像个金刚老母鸡似的

天天盯鸡仔一样盯着自己,怪吓人的

原来他真的是金刚老母鸡

感慨了一会儿,芦焱终于把一直想问但是不敢问的问题说出来了

青山在哪儿?

 

青山死了

他最后的遗迹是一个弹孔

芦焱轻轻地抠着那个小小的洞

里面藏着青山的血呢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那现在要烧什么呢?

芦焱,现在要烧什么呢?

 

芦焱总算到家了

期间在岳胜老妈妈般的目光里沐浴了一会儿

在老管家的叨叨里无语望天了一会儿

在小家的请求里,接过一叠一样的照片,不动声色地为她伤心了一会儿

他慢慢的上楼,觉得生气、无奈又好笑

好像总是这样,

不论是被轿子里神秘的神经病骗的冷汗直冒

还是看见昔日一起扫雷的人用捡回来的命去送死

或者是现在青山死了

他的伤心还没来得及生发就被打断,被撕扯着拖长,被连根拔起

被他滑头的爸爸,偷车的小贼,可怜的小家

好多的人和好多的事情啊

也对,他一边关上房门一边想,有什么好伤心的

于是他开始一场肝肠寸断的嚎啕

 

第二天,芦焱肿着眼睛趴在窗台上

他看见了正在擦车的岳胜

他悄悄地向岳胜打招呼

岳胜悄悄地对他笑

芦焱大口地呼吸着眼前这个年轻的生命

受到鼓舞一般,轻快地拎着大包出门了

 

 (三)

岳胜看见芦焱偷偷地给他打招呼了

眼睛肿肿的,但是没有很伤心

此后岳胜发现芦焱总喜欢和他偷偷挥挥手

每天好几次,就像一个玩不厌的游戏

他就向芦焱笑笑,欣慰于芦焱总算有点保密意识了

为此他向门栓夸耀

门栓恨恨地揍岳胜:快帮我想办法把密码本从他那点保密意识里挖出来!

 

门栓最终还是想办法让芦焱相信他了

门栓告诉岳胜,芦焱心太软,看见别人受难就像欠了债一样

岳胜知道门栓把芦焱带到棚户区的根据地去了

“你这办法太损了”,岳胜说

“我但凡能有别的招……”门栓叹了口气

门栓没有别的招

 

岳胜很喜欢陪芦焱背密码

虽然他知道这些东西背进去很痛苦,倒出来也好不到哪儿去

但是这时候的芦焱总是特别可爱

小眼晶晶,神采奕奕,扣着鬼子盔,拿着鬼子刀

像一只骄傲的小战鸽

 

并且为了排遣背书的枯燥,芦焱很喜欢弄一些小恶作剧

踢踢岳胜的凳子腿儿;或者一口气说一长串来等着岳胜无辜地发问

这时候,芦焱就得意地摇头晃脑:你怎么这么一点都记不住呀!

再或者,极偶尔在黄昏的时候

芦焱就会用鬼子盔盖在岳胜头上,遮住他的眼睛,趴在他背上说密码

岳胜就凭着专业素质盲写

因为他不敢动,不敢揭开头盔,不敢碰背上的芦焱

这个时候,安静的小屋子里只有芦焱的说话声和岳胜写字的声音缠在一起

声音们的主人紧贴着,“真暖和呀”,主人们心里想

 

密码译出来一部分了,随之而来的还有五十万巨款

门栓告诉岳胜这笔钱的来头,叫他转告芦焱

为什么不是你说?岳胜问他

不能总我一个人当坏人吧,门栓很不要脸地说

他可能会恨死我,岳胜闷闷地说。

不会的,你跟过他哥,你告诉他,他会觉得欠你的。门栓说

岳胜皱着眉看他

我知道我损,门栓说

可是我没有别的办法

(三)

芦焱为这笔钱,简直要愁死了

他甚至把他的宝贝鬼子刀都用上了

却被叶尔孤白用枪顶了出去

唉,火药对战冷兵器的胜利,可耻!

芦焱灰溜溜地回到棚户区

举着一打没用的票据对着门栓和岳胜生气的叫着

“谁干的这谁干的呀!”

门栓好像僵了一下,接着转头去看岳胜

岳胜低着头跟他解释了一通

简单说就是一个叫做“上一个保护的人”的神人

门栓摇了摇头,又劝芦焱再想想办法

“你知道五十万能做什么吗?”

芦焱觉得这句话好熟悉:

“你知道一百块能做什么吗?!”

芦焱抖了一下,几乎是跑着离开了

门栓在身后喊:“你去哪儿啊?”

“我想到办法了。”芦焱喊回去

我要回家,芦焱转头喃喃着,今天要早点回家

 

我不是在想我那个人都不知道在哪里飘着的哥哥

芦焱心想,我在想我万能的老爹

他特意买了一袋荔枝献宝

换来了他爹的一顿嘲讽

他告诉他的混蛋爸爸

硬通,银元,渣打银行,五十万

芦老爷慈爱地思考了一下

拍拍屁股就走了——

他不是不信,他确定这笔不孝的钱是真的

所以他要芦焱求他

 

芦焱求了自家老爹

老爹搞了叶尔孤白

然后用黑色的五十万

威胁芦焱从了卞融

芦焱简直要被老爹深思熟虑的溺爱给气笑了

芦焱是很喜欢卞融,他疼爱她

如果自己能有妹妹,那一定像卞融一样可爱

可是芦焱不爱卞融

 

相亲现场惨烈如车祸

芦焱领了卞融一巴掌,转身就走

他上了车,偷偷看了一眼岳胜

岳胜看上去没什么表情

芦焱自认早就摸透了岳胜的眼神

大部分时间敞露着关怀,偶尔藏着一点无奈和失望

现在就是很偶尔的偶尔

芦焱几乎要觉得委屈了

 

“你是不是现在心里特看不起我呢,这点事都撑不住?”

芦焱斟酌着字句为自己开脱

他不想岳胜对自己太失望

岳胜不说话,只是开车,有点阴沉的样子

芦焱气恼地撇过头去,却发现他们在走一条陌生的路

冷汗一下子透了一背

没想到你这个浓眉大眼的也叛变了?!

 

 (四)

岳胜没有叛变

可是岳胜手里有一把刀,刀的名字叫做芦淼

门栓说,你要早点告诉他,早痛早好

可能是岳胜的脸色显露出了痛苦

门栓惊讶又愤怒地盯着他:“岳胜!你不……这不能,知道吗?!”

岳胜点点头

 

岳胜很后悔没有听门栓的话

因为现在实在是一个不好的时机

并且他们也不会有所谓的好时机

他现在要用芦淼去捅芦焱的心脏

因为门栓说过,芦焱的心太软了

因为他们实在太需要这笔钱了

岳胜无力地想,我没有别的招了

 

岳胜把要跳车的芦焱叫回来

安抚他,然后捅他,像屠宰动物一样

屠夫岳胜给芦焱说拉和老陈

他看见芦焱的脸色变了

他看见芦焱流血了

他转动刀柄:你怎么不问问我他的真名呢?

芦焱瑟缩了一下,苍白地摇着头,奄奄一息地哀求着:不问了吧?

岳胜看见芦焱尖叫着想逃开

于是岳胜捉住他的手,卡住他的后颈,抵住他的额头,艰难地开口

“他叫芦淼。”

 

芦焱摇摇晃晃地回到了车边

他的手搭在车把手上折腾着

“岳胜,帮帮我。”岳胜听见他说。

于是岳胜帮他打开了车门。

芦焱钻进车里,茫然地看着岳胜,无意识地重复着,

“帮帮我呀,岳胜。”

(五)
芦焱让岳胜把车开回去

他一定要拿到这笔钱

这是芦淼的生命和时间,也是他未曾付给芦焱的亲情

并且,他们是真的太需要这笔钱了

是怎样的急切才能将岳胜逼成一个残忍的屠夫

又把芦焱变成一个可憎的同谋者

为了这五十万,我真的可以把一个年轻的女孩骗进笼子里吗

芦焱绝望地发现,他可以

 

向卞融求婚真是天字第一号难事儿

两个不相爱的人要凑到一起

加之一方心里只有浪漫与自由

另一方心里只有痛苦和愧疚

芦焱从天南扯到海北,卞融岿然不动

于是他只好使出杀手锏

他拿出了爱情

他把愧疚痛苦地藏起来

摇身变成一个高举着浪漫爱情的骗子

被引诱的小姑娘用傲慢掩饰她的羞怯

她责令芦焱跳湖以证其心

芦焱抬眼看了一下明晃晃的太阳

感叹卞融是真的好骗

又感叹自己赤裸的罪行

转身扑进湖里

 

芦焱在水里扑腾着

喉咙因为呛水而火辣辣地疼

他恐惧,但他活该恐惧

耳边传来卞融疯狂的呼救

继而立刻有一双手把他托起来

他还没感受到它的温度,这双手就撤走了

随即贴上来的是卞融的身体和她的眼泪

芦焱突然感到非常伤心又无力

因为他发现了一件令人遗憾的事情

他发现卞融是爱芦焱的

他转头去看岳胜

岳胜泡在水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芦焱

芦焱的眼睛很酸涩,可是他也一眨不眨地盯着岳胜

小朋友,难道你是第一次为信仰舍弃爱情吗?

芦焱吃吃地想

接着他顺水推舟地将卞融搂进怀里,给了这个小姑娘一个她期待已久的吻

评论(15)

热度(23)